用脑子画图

=涡涡。点开以下自介。

透明小绘手。湾家人。

目前主坑凹凸

主食雷安雷

算是杂食党了吧,基本上好粮都嗑。

月圓之夜。(IDOLiSH7 9x1)

-\正常人天x狼人一織/

-\咖啡店店員/

-\壯哉我191/

-\啊不過這次是91/

-\中秋節快樂/

-
咖啡的香味、悅耳的音樂、甚是客人的笑鬧聲一如往昔。
但似乎有些什麼不太一樣。

九條天沖泡著美式拿鐵,在咖啡上勾出可愛的小兔子遞給客人,動作十分自然,表情仍是那完美的,屬於九條天的笑容。

但他不時盯著他的同事,和泉一織。

不太對勁。九條天心想。
他看著名為和泉一織的少年,走路姿勢不只僵硬,甚至有些不穩,以往沉穩的神情變得焦慮,而服侍客人的動作也進而緩慢許多,雙手微微顫抖。

「………沒事吧?」天露出擔心的樣子,靠近一織說著。

「不行的話就早點說,不要讓客人看見你這狼狽的樣子,有損我們茶館名聲。還有,別讓客人擔心。」天小聲地說,剛剛擔心的樣貌轉眼消逝。

話是說了,但九條天仍接過一織手上的咖啡杯,連旁邊的三明治總匯一起移到自己面前著手製作,客人們看見天俐落的手法,擔憂的神情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驚喜不已且靦腆的笑。

「這是天一個禮拜才用一次的技巧啊……她們還真是幸運……」旁邊點完餐的女性們不禁小聲議論,焦點從一織身上離開,轉向天的拉花技術。

「好了,請慢用。」天把餐點送到金髮的少女眼前,咖啡上是立體的小兔子,附上一盤小蛋糕。「就當作是店內招待吧。」說著還眨下眼。

「好、好的,謝謝!」少女的臉頰有些紅,匆匆道謝。

天轉身回到櫃檯,對圍觀的客人露出微笑。

「………謝謝。」一織輕聲地道謝,又補充「我今天狀況不太好,要先請假回家。」他快速的唸完,便到後方休息室更衣準備離開。

狀況不太好……?天在心裡默念著。

-

糟糕透頂。這是今天和泉一織給自己的評價。

現在是夏季入秋,但他穿著稍嫌厚重的連帽外套,躲避路人異樣的眼光抵達公寓。

到家的第一件事,他脫下外套衝進浴室,看著鏡中的自己。

「果然跑出來了………」一織嘆氣。

我居然會忘記今天是月圓……太大意了……

鏡中的男子頭上有著毛茸茸的灰色耳朵,臀部後面是一樣灰色且蓬鬆的尾巴。嘴巴稍稍張開,一織看見不同於一般人類的犬齒,而雙瞳已經有一眼變成亮紅。

身為一名討厭原家族的狼人,他離開原居所,改去東京生活打拼。他認為狼人也可以變得很文明很進步,不需要在林中隱居受委屈,他不懂,為何家人會如此反對他來到都市,這裡有吃有喝,不用自己狩獵,有科技幫忙,不用到河邊打水洗衣服,不是很方便嗎?

和泉一織步向床頭,拿出旁邊小櫃子中僅存的一點藥物配著開水吞下。

藥效發揮的很快,他的眼瞳恢復黑色,而尾巴跟耳朵也消失不見,但還是會不小心跑出來,而身體上的不適也漸漸消去,換上藥物的副作用,他躺在床上,打算好好休息一番,等夜晚過去,迎接明日到來。

-

「叮咚」天按下門鈴。

無人回應。

「叮咚叮咚」

「………」

「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」九條天爽快地按著門鈴,富有節奏性的門鈴聲讓他覺得愉悅。

不久後他面前的門有了動靜,但並沒有全門敞開,而是露出一點點細縫。

「請問有什麼事情嗎。九•條•天•先•生。」門後傳來咬牙切齒的聲音。

「知道是我還不開門?」天挑眉,劈頭就問。

「………嘖。」和泉一織不情願地讓細縫再大一點點。

「原來你覺得我那麼瘦,真是謝謝了。」天看著那沒寬多少的細縫,出言譏諷。

一定有問題。九條天的直覺告訴他。

天毫不猶豫地把一隻腳跨進細縫中卡住門板,順勢把門往後推開。

輕而易舉。

關上門後他打開燈,看見一織因為過於驚嚇而顯現的耳朵跟尾巴。

「………這是什麼play?」天無法掩飾自身驚訝的發問。

「……請你回去。」一織有點無奈地回話。

在天的眼裡,一織面色慘白卻帶些紅暈,平時吐出惡言的薄唇更加紅艷,雙眼有些茫然,但不失以往的精明,重點是他身上毛茸茸的灰色尾巴讓天無法克制自己。

他伸手抓了蓬鬆的尾巴。

「…咿!?你幹什麼!?」面前的少年被突如其來的觸碰嚇到,毛都束了起來。

看著和泉一織戒備的動作,天接受到以往沒有體會過的快感。

他惡趣味地把手往上移,順著尾巴來到靠近臀部的區域。

「做什麼!請你放開!」一織大聲的抵抗,臉上的潮紅跟忽然軟下的身子卻出賣了他。

天摟著一織,啃咬他的脖頸,接著靠近他的耳邊輕語

「野狼先生,我們來…辦點事吧?」說著吻上對方的唇。

评论(2)

热度(26)